央廣網北京3月27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近些年“私人訂製”概念興起。從高端消費人群蔓延到普通百姓。陪老人去醫院掛號就醫,給低保家庭學齡兒童提供陪伴成長輔導,像這樣的服務都可能會是私人定製志願者的職責。北京市朝陽區日前宣佈將在全區範圍內推廣“私人訂製”志願服務,居民可以先到自己所在的社區居委會志願服務分站提出自己的服務要求。
  據介紹,這樣可提供“私人訂製”服務的志願服務組織,目前,朝陽區43個街鄉轄區的志願服務分站已經全部建立,總數是500個。其他國家的社區志願服務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幫幫團”?
   >>澳大利亞:社區養老受當地老年人歡迎
  在澳大利亞,城市發展秉承著小城鎮、大社區的理念,社區中心設施齊全。
  全球華語廣播網澳洲觀察員胡方:1984年,澳大利亞政府決定在全國實行家庭和社區照料計劃,這拉開了由機構養老轉變為社區養老的序幕。其中著名的哈克項目就是最成功的案例,這個家庭及社區照顧計劃就是“哈克計劃”的項目,為身體虛弱以及日常行動有困難的老人提供醫療保健、出行交通、日常膳食提供,以及房屋維修等各方面的服務。這個計劃的服務者會由當地政府以及當地醫療機構和社區慈善組織來共同組成。而項目資金方面,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提供資金的60%,澳大利亞的地方政府提供40%,而如果還有一些多餘額外花銷的話,會由當地政府來補缺這個缺口。
  這樣的社區養老模式運行以來,受到澳大利亞當地老年人的歡迎,畢竟,比起住在養老院,他們還是更喜歡住在家裡。
  胡方:除了政府機構推出的這種大型社區服務項目之外,當地社區里的一些商家也會自覺提供一些幫助,比如說在澳大利亞,很多社區超市會提供免費的為老年人送貨上門的服務,老年人只需要撥打一個電話或在網上訂購,那麼一個星期會有一到二次,超市裡的工作人員會免費為老年人把他需要的貨物送上門。
  >>日本:政府委派護理人員上門照顧老人
  在老齡化的日本社會,無人照料的老人一般可以享受國家提供的低價人工服務。
  《全球華語廣播網》日本觀察員黃學清:日本的老年人護理主要依靠國家制度,在光明健康保險中,有一部分費用是護理保險,老人需要照顧的時候,可以向地方政府提出護理申請,地方政府派出鑒定生活狀況的調查員,進行訪談作出鑒定,醫生在對申請人進行體檢後提出審查意見,地方政府就根據以上兩次的結果作出最終的鑒定。之後根據需要護理的級別,委派護理人員上門照顧老人。個人負擔的費用是10%,從每月300元人民幣到2000元人民幣不等,比如白天為老人打掃衛生、購買生活用品,老人一次只需要支付十幾元人民幣,低收入的家庭還可以享受特別減免。原則上每隔半年就要重新接受一次鑒定。
  另外,日本還有2000家左右的老年人健康保健所,全國各地都建立了老年人綜合咨詢中心,24小時提供咨詢服務。但是日本的老齡化問題越來越嚴重,社會團體的幫助也是杯水車薪。根據統計,每年都有超過5000位老人在身邊沒有人的情況下過世,日本稱為“孤獨死”。日本政府多次表明,要改進護理與保險制度,還呼籲改善社會環境,號召地方的醫生、郵遞員、快遞員等都參與到護理服務中,確認老人們的健康狀況和安全。但是這都不能根本解決日本的老齡化、孤獨死等問題。
   >>英國:社區照顧名目繁多 工作人員都是政府雇員
  有一種觀點說,現代意義上的“福利國家”是二戰後是首先在英國建成的,而社區照顧也是英國福利體系中的重要的一環。
  《全球華語廣播網》特約英國觀察員侯穎:英國的社區照顧名目繁多,有社區活動中心、老人公寓、家庭照顧、居家服務、暫托處、老人院等等,可以說是各個方面都能涉及到。僅以社區活動中心為例,這是一個具有綜合性的社區服務機構,它按照社區居民的一定數量規模設置,工作人員也都是政府雇員。
  社區活動中心主要設有老年人服務、殘疾人服務和學齡前兒童服務等等,如果老年人行動不方便,還會由中心用車接送他們定期參加活動。對殘疾人的服務有康復性訓練、鍛煉生活自理能力、參加簡單的手工勞動等。而對兒童主要是提供一個良好的娛樂學習環境,因為中心有大量的兒童玩具,並且有具備專業資格的幼教老師。由於社區社會大部分經費來自政府撥款,因此這裡的服務基本上也都免費提供。  (原標題:澳大利亞社區養老受歡迎 英國政府雇員服務社區)
創作者介紹

關智斌

gc21gcvj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